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人大 >> 人大知识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列宁经典论述

来源:河北人大 2018-07-05 19:35:00

  列宁经典论述

  为了建立共和制,就绝对要有人民代表的会议,并且一定要是全民的(按普遍、平等、直接和无记名投票的选举制选出的)和立宪的会议。这也是代表大会的决议接着就肯定了的。可是,这个决议并不就此为止。为了建立“真正代表民意的”新制度,单是把代表会议叫作立宪会议是不够的。必须使这个会议拥有“立”出东西来的权力和力量。

  《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1905年6—7月),《列宁选集》第1卷第519页

  从人民专制论的观点看,首先必须切实保障充分的鼓动自由和选举自由,然后召开真正全民的立宪会议,就是说,这个会议应当通过普遍、直接、平等和无记名投票的选举产生,应当掌握全部权力,即完整的、统一的和不可分割的权力,应当真正体现人民专制。

  《“沙皇与人民和人民与沙皇的一致”》(1905年8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11卷第177页

  人民的自由,只有在人民真正能够毫无阻碍地结社、集会、办报、亲自颁布法律、亲自选举和撤换一切负责执行法律并根据法律进行管理的国家公职人员的时候,才能得到保障。这就是说,人民的自由,只有在国家的全部政权完全地和真正地属于人民的时候,才能完全地和真正地得到保障。

  《争取自由的斗争和争取政权的斗争》(1906年5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13卷第67页

  一个代表机关,哪怕是最“进步的”的,如果它所代表的阶级还没有掌握实际的国家政权,那就必然是纸做的。一个代表机关,哪怕是最反动的,如果它所代表的阶级掌握着实际的国家政权,那就不会是纸做的。

  《社会革命党人怎样总结革命,革命又怎样给社会革命党作了总结》(1909年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17卷第320页

  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时时刻刻都要记住,它所面临的、必然会面临的是一场群众性的革命斗争,这场斗争将摧毁注定要灭亡的资产阶级社会的全部法制。

  《两个世界》(1910年1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0卷第16页

  民主是多数人的统治。只有普遍、直接、平等的选举才可以说是民主的选举。只有根据普选制,由全体居民选出的委员会才是民主的委员会。

  《立宪民主党和土地问题》(1912年8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2卷第53页

  一个民主国家必须承认各地区的自治权,特别是居民的民族成分复杂的地区和专区的自治权。这种自治同民主集中制一点也不矛盾;相反地,一个民族成分复杂的大国只有通过地区的自治才能够实现真正民主的集中制。

  《关于民族政策问題》(1914年4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5卷第73页

  人民需要共和国,为的是教育群众实行民主。不仅仅需要民主形式的代表机构,而且需要建立由群众自己从下面来全面管理国家的制度,让群众有效地参加各方面的生活,让群众在管理国家中起积极的作用。

  《论无产阶级民兵》(1917年4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9卷第287页

  我们决不能忘记,政权问题是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

  《论口号》(1917年7月),《列宁选集》第3卷第107页

  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破坏“行政权构”和整个国家机构,用武装工人组成的新机构来代替它。

  《国家与革命》(1917年8—9月),《列宁选集》第3卷第270页

  “政权归苏维埃”,就是对整个旧的国家机构,对这种阻挠一切民主措施的官僚机构,来一个根本的改造,取消这种机构,代之以新的、人民的机构,真正民主的苏维埃机构,即有组织的、武装起来的大多数人民——工人、士兵、农民的机构,使大多数人民不但在选举代表方面,而且在管理国家、实现改革和改造方面,能够发挥创造性和主动性。

  《革命的一个根本问题》(1917年9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2卷第160页

  在我们看来,一个国家的力量在于群众的觉悟。只有当群众知道一切,能判断一切,并自觉地从事一切的时候,国家才有力量。

  《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文献》(1917年10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3卷第16页

  苏维埃是劳动者自己建立的,是他们用革命毅力和创造精神建立的,这就是苏维埃能完全为实现群众的利益而工作的保证。每个农民既能选派代表参加苏维埃,又可罢免他们,苏维埃的真正人民性就在这里。

  《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关于罢免权的报告》(1917年1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3卷第107页

  民主集中制决不排斥自治和联邦制,同样,它也丝毫不排斥各个地区以至全国各个村社在国家生活、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方面有采取各种形式的完全自由,反而要以这种自由为前提。把民主集中制同官僚主义和公式化混为一谈,是再错误不过的了。

  《〈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初稿》(1918年3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4卷第139—140页

  苏维埃同“人民”之间,即同被剥削劳动者之间的联系的牢固性,以及这种联系的灵活性和伸缩性,是消除苏维埃组织的官僚主义弊病的保证,即使是世界上民主制最完善的资本主义共和国的资产阶级议会,贫民也从不把它看成是“自己的”机关。而苏维埃在工农群众看来,则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

  《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1918年4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4卷第185页

  必须把我们自己夺得的、把我们自己颁布过的、确定了法规的、讨论过的、拟订了的东西固定下来,——必须把这些东西固定为日常劳动纪律的稳定的形式。这是一个最困难而又最容易收效的任务,因为只有解决这个任务,我们才能树立起社会主义的秩序。

  《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1918年3—4月),《列宁选集》第3卷第523页。

  苏维埃是民主的最高形式。苏维埃不是从头脑里臆想出来的,而是现实的产物。苏维埃第一次出现在人类历史上,在我们这个落后的国家中成长起来,但是客观上它必将成为全世界劳动者的政权形式。

  《在普列斯尼亚区群众大会上的讲话》(1918年7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4卷第504页

  苏维埃政权决不想贬低地方政权的意义,决不想扼杀它们的独立性和主动性。

  《在省苏维埃主席会议上的讲话》(1918年7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18页

  苏维埃宪法不是按照什么“计划”写出的,不是在书斋里制定的,也不是资产阶级的法学家强加给劳动群众的东西。不,这个宪法是在阶级斗争发展进程中随着阶级矛盾的成熟而成长起来的。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年10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302页

  苏维埃所以是最高的民主制形式和类型,正因为它把工农群众联合起来,吸引他们参与政治,它是最接近“人民”(指马克思在1871年谈到真正人民革命时所说的“人民”的含义)、最灵敏地反映群众在政治上阶级上的成熟发展到什么程度的晴雨表。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年10—11月),《列宁选集》第3卷第685页

  法制应当加强(或得到最严格的遵守),因为俄罗斯联邦法律的基本原则已经确定。

  《关于切实遵守法律的决定提纲草稿》(1918年1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130页

  巴黎公社类型的国家,苏维埃国家,则公开地直截了当地对人民说真话,声明它是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的专政,并且正是用这样的真话把在任何民主共和制下都是受压抑的千百万新公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通过苏维埃吸引他们参与政治、民主和国家管理。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年1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304—305页

  一切国家,包括最民主的共和国在内,都不过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无产阶级国家是无产阶级镇压资产阶级的机器,这种镇压所以必需,是因为地主和资本家,整个资产阶级及其一切走狗,一切剥削者,当开始推翻他们、开始剥夺剥夺者时,总要疯狂地不顾一切地拼命进行反抗。

  《给欧美工人的信》(1919年1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5卷第444—445页

  苏维埃宪法保证工农劳动群众比在资产阶级民主和议会制下有更大的可能用最容易最方便的方式来选举和罢免代表,同时也就消灭自巴黎公社时起就已暴露出来的议会制的缺点,特别是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离、议会脱离群众等缺点。

  《俄共(布)纲领草案》(1919年2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6卷第100页

  苏维埃政权的实质在于:正是受资本主义压迫的阶级即工人和半无产者(不剥削他人劳动并经常出卖哪怕是一部分自己的劳动力的农民)的群众组织,是全部国家权力和全部国家机构的固定的和唯一的基础。正是那些在法律上有平等权利、实际上却受到各种排挤不能参加政治生活和享有民主权利和自由(甚至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也是这样)的群众,现在被吸引来经常参加对国家的民主管理并在其中起决定作用。

  《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1919年3月),《列宁选集》第3卷第724页

  苏维埃政权是劳动群众找到的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所以,这条道路是正确的,是不可战胜的。

  《留声机片录音讲话》(1919年3月底),《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6卷第227页

  我们共和国的任何国家机关未经党中央指示,都不得解决任何重大政治问题或组织问题。

  《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年4—5月),《列宁选集》第4卷第203页

  这个力量依靠的是什么呢?依靠的是人民群众。这就是这个新政权同过去一切旧政权的旧机关的基本区别。后者是少数人压迫人民、压迫工农群众的政权机关。前者则是人民即工人和农民压迫少数人,压迫一小撮警察暴力者,压迫一小撮享有特权的贵族和官吏的政权机关。

  《关于专政问题的历史》(1920年10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9卷第378—379页

  我们的党是一个执政党,党的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决定,对于整个共和国都是必须遵守的……

  《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文献》(1921年3月),《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41卷第55页

  对工人和农民来说,苏维埃制度是最高限度的民主制,同时它又意味着与资产阶级民主制的决裂和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新型民主制的产生,即无产阶级民主制或无产阶级专政的产生。

  《十月革命四周年》(1921年10月),《列宁选集》第4卷第568页

  在我国国家政权的全部政治经济工作都是由工人阶级觉悟的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

  《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年12月),《列宁选集》第4卷第587页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赵若熙
Copyright © 2011-2018  www.hbrd.gov.cn  河北人大 版权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冀ICP备09023088号-1  技术支持:长城新媒体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