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人大 >> 立法工作 >> 立法动态

控烟升级,严规期待真正落地

来源: 2019-08-09 09:16:59

  阅读提示

  8月1日,《秦皇岛市控制吸烟办法》正式实施,媒体称其为“国内最严控烟令”。无独有偶,7月底,张家口也刚刚通过了控烟条例。

  不仅是我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0余城市制定或修改地方性控烟法规。

  禁烟区从室内延伸到室外,将电子烟纳入管制“黑名单”,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禁止销售烟草制品和发布烟草广告……随着各地法规管控范围的扩大和执法力度的增强,控烟行动持续升级。

  扩大“禁区”范围,电子烟同样被禁

  8月1日,《秦皇岛市控制吸烟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开始实施。

  《办法》规定,秦皇岛市区及广大农村地区全部为控烟区。除了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外,图书馆、展览馆、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科技馆等各类公共文化活动场所,健身场所、体育场馆的室外比赛区和座席区,敬老院、生活小区的健身区域,公共交通工具的室外售票场所、等候区域,对社会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风景名胜区,海滨浴场、沙滩等,统统被列入无烟区域。

  正是基于大范围的室外控烟规定,秦皇岛的《办法》被一些媒体称为“国内最严控烟令”。

  其实,不仅是秦皇岛,最近,各城市在设立或修订地方性控烟法规时,纷纷将“禁区”延伸至室外。

  今年6月,深圳市修改并通过了该市控烟条例,而此次修改适度扩大了禁止吸烟的场所范围,将公共交通运输站楼行人出入口外侧5米范围内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室外站台和等候队伍所在区域,相关室外场所行人出入口外侧的室外购票区域和等候队伍所在区域,均纳入禁止吸烟范围。

  经过三次审议、修改,武汉市在7月也公布了其控烟条例,在该条例中,以未成年人或者孕妇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教育、教学、医疗等场所的室外区域,体育场馆、演出场所的露天观众座席和露天比赛、健身、演出区域等室外区域,同样被列入了禁烟名单。

  《张家口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中也明确了禁止吸烟的场所,其中就包含了各类体育场馆、运动健身场所的室内区域和室外的观众区、比赛赛场区域等。

  控烟管理从室内延伸到室外,显示出各地在控烟力度上“加码”的决心。

  除了扩大禁烟空间范围,当下各地对控烟品类的管理同样在持续加强,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正式将电子烟纳入控烟“黑名单”。

  一直以来,一个大众热议的控烟焦点问题就是:在禁烟区域,吸电子烟算不算违规?

  在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就曾对电子烟产品的认定问题进行了探讨。

  由于国内电子烟尚属新兴产物,大多被当做“电子产品”来销售,社会上也一直存在着“电子烟不是烟”的观点,认为“禁烟不禁电子烟”。但在多个国家,电子烟被列为“烟草制品”,在欧洲、日本等地,电子烟则被当做“医药产品”来管理。

  针对社会上存在的对电子烟的诸多“包容”和“暧昧”态度,7月,国家卫健委明确,其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电子烟监管的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的方式对电子烟进行监管。

  同时,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将电子烟明确纳入禁烟范围。例如:秦皇岛市将电子烟列入烟草制品,明确规定在禁止吸烟场所吸电子烟。在杭州、深圳等城市最新修订的控烟条例中,电子烟同样在被禁之列。

  聚焦“关键群体”,“先禁”带“后禁”

  控烟的推广必然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在控烟力度逐渐升级的大背景下,“先禁”带“后禁”成了此轮控烟的一个亮点。

  在最近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中,有关控烟的部分就特别提到了三大群体:领导干部、医务人员和教师——领导干部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公务活动参加人员不得吸烟、敬烟、劝烟;医务人员不允许在工作时间吸烟,并劝导、帮助患者戒烟;教师不得当着学生的面吸烟。

  事实上,要求领导干部、医务人员和教师带头禁烟的举措并非今年才开始。

  早在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在《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中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不得在学校、医院、体育场馆、公共文化场馆、公共交通工具等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吸烟,在其他有禁止吸烟标识的公共场所要带头不吸烟。同时,公务活动承办单位不得提供烟草制品,公务活动参加人员不得吸烟、敬烟、劝烟。要严格监督管理,严禁使用或变相使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开支。

  在这一倡导下,各地积极出台管理办法,督促各级机关单位将禁烟执行到位。

  安徽临泉县在《关于临泉县公务人员工作期间禁止吸烟的规定》中就明确要求,禁止全县各级党政、人大和政协机关、人民团体、参公单位工作人员在工作时间内吸烟,国有企事业单位和村级干部参照执行。而为了保障规定不落空,县效能办特别成立了3个检查组,每组4人,对全县的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监督检查,进而将控烟纳入效能考核范围。

  与党政机关类似,各医疗机构也加大了对医生违规吸烟的处罚力度。

  今年4月,有网友在网络论坛上发帖举报,南充市中医院一名医生在医院大楼的过道处抽烟,引起社会公众议论。经过查证后,该医院作出了对涉事医生批评通报、扣除1000元绩效奖并写检查的处罚,同时还取消了其今年评优评先的资格。

  除了党政机关和医疗机构,学校对教师队伍的控烟管理工作也在日益加强。在这方面,上海的做法备受关注。

  上海市自2016年便要求各中小学范围内的室内外场所实行全面禁烟。在上海哈密路小学,控烟相关负责人会利用教职工学习时间,通过举办健康讲座来对教职工进行禁烟、控烟的宣传教育,工会还组织教师签订控烟责任书。并且,该校对外包的食堂工作人员也提出了禁烟要求,并将此作为对食堂管理方考评的重要指标。

  在提倡领导干部、医务人员和教师带头禁烟外,未成年群体也是本轮控烟备受关注的“关键群体”。

  例如,深圳市最新修订并通过的禁烟条例规定,中小学校、青少年宫出入口路程距离50米范围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

  加强监管,公众参与破解“执法难”

  有了相关的控烟条例和管理制度,控烟成效如何还有赖于执行的“威力”。

  在执法方面,深圳市在控烟处罚上可谓“小有威名”。2018年,深圳市执法部门开出国内首例商家售烟给未成年人的3万元罚单。之后在今年1月,深圳市有关部门又开出首例针对网吧场所的3万元控烟罚单,创下当时同类罚单中国内最高金额纪录。今年5月,中国内地首单控烟违法个人最高罚款500元的罚单同样出现于深圳市。

  而北京则着手将控烟纳入基层年度绩效考核,以倒逼控烟执行力度。

  近日,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负责人透露,《北京市社区(街道)控烟工作评价体系》即将上线运行。该评价体系将通过数百名控烟志愿者对北京16个行政区、150个社区(街道)、11个行业单位、20个控烟项目指标进行暗访检查,并将检查数据综合分析,得出评价指标并依次排名。

  据报道,6、7两个月,北京市朝阳区已经将控烟检查数据列入全区各街、乡控烟开展情况的评比依据之一,并纳入街、乡年度绩效考核。

  强有力的执行能带来怎样的控烟效果?

  根据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发布的最新评估报告显示,在对深圳市的179个禁烟场所调查中,20.2%的场所存在违法吸烟或有烟头、有烟味的情况,为5年来最低。同时,89.1%的深圳市民非常支持室内全面禁烟,支持率为5年来最高。

  而据北京市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在4年多的控烟行动中,北京市责令整改不合格单位20991家,行政处罚(罚款)2103家单位,单位罚款599.39万元;处罚违法吸烟个人9666人,罚款50.6万元。与控烟行动实施初期相比,北京市公共场所违法吸烟现象的比率由34.4%下降到4.9%。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加强监管力度,许多控烟城市也注重调动公众积极性,破解“执法难”。

  在北京,除了拨打全市统一举报电话12320,市民还能通过“无烟北京”微信公众号的投诉窗口来举报违规吸烟行为。近日,北京市控烟协会公布了上述微信公众平台今年6月1日至7月31日的市民投诉统计,两个月中,共接到举报2447件,平均每天接报40件。

  类似北京市的做法,深圳市也推出了“无烟深圳”微信公众号。

  在实施控烟行动的4年里,北京市组织全市9000名公共文明引导员,持续在2300个公交地铁站台开展控烟宣传活动。1.5万名控烟志愿者深入重点场所开展控烟宣传、指导。

  秦皇岛市也在控烟办法中提出,市、县(区)卫生健康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积极组织开展控制吸烟和戒烟咨询服务。医务人员在常规诊疗中,为吸烟者提供简短的戒烟服务。二级以上卫生医疗机构设立戒烟门诊,为吸烟者提供戒烟咨询、指导和帮助。( □见习记者 李 枫 记者 周聪聪)

  相关

  控烟仍然

  任重道远

  公共场所能否有效禁烟,让“控烟令”真正发挥控烟实效,依然任重道远。

  今年5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调查显示,2018年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6.6%,与既往调查结果相比,吸烟率呈现下降趋势,但对比实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控烟目标——“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下降至20%”,仍有不小差距。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0多个城市出台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地方性法规,谋求控烟之策。有专家建议,在民众持续关注、地方纷纷探解控烟问题同时,我国需要及早推出全国性的控烟法律法规进行刚性约束。

  除了从国家层面立法进行控烟,利用税收来进行软性调控也被专家看作是控烟的举措之一。我国最近的一次针对卷烟的调税是在2015年,也是我国对卷烟消费税所进行的第四次政策调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资料显示,在调节税收的一年后,中国卷烟销量下降4.61%,吸烟人群减少约510万。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的烟草税率为51%,这个数字在18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102位,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75%仍存在差距。可见,我国对烟草的调税依然存在一定的空间。

  此外,国外一些其他管控措施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例如在香烟的包装方面,为了减少盒烟的吸引力,很多国家要求烟草店只能出售“中性包装”的烟草制品,即烟草的烟盒上除了品牌名称和必要信息,其他类的品牌信息(颜色、图片、公司标志和商标)都要被清除。

  根据新加坡相关法律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新加坡合法购买香烟和吸烟的最低年龄从18岁调高到19岁(2020年调至20岁、2021年调至21岁)。未满19岁者若购买、拥有或使用烟草产品,可被罚款最高300新元(1新元约合5元人民币)。此外,吸烟人士只能在划有黄线的区域吸烟,否则便会被处罚。

  值得期待的是,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其中就提到,将研究利用税收、价格调节等综合手段,提高控烟成效,并完善卷烟包装烟草危害警示内容和形式。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控烟的成败,不仅关系到“健康中国”建设,更关系到全社会文明进步和广大人民切身利益,人们期待控烟立法体系尽快完善,治理举措更加有力,让无烟生活早日到来。

  文/见习记者 李枫 记者 周聪聪

责任编辑:赵文强
Copyright © 2011-2018  www.hbrd.gov.cn  河北人大 版权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办
冀ICP备09023088号-1  技术支持:长城新媒体集团